自揭大家较不认识的部分 唐凤:我曾睡在陌生人的沙发两年-水猴子真的存在吗

作者:蒋经国的儿子发布时间all:2020年06月03日 15:48:3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自揭大家较不认识的部分 唐凤:我曾睡在陌生人的沙发两年

自揭大家较不认识的部分 唐凤:我曾睡在陌生人的沙发两年

毕业季即将到来!今年受到疫情影响,大专院校选择停办或是缩小毕业典礼的规模,对此,台湾最大的年轻人社群论坛Dcard推出「线上毕典」,邀请到在各个领域对年轻人很有影响力的「人生学长姐」包含音乐人韦礼安、艺人界斜槓代表 Lulu、数位政委唐凤、为台湾而教创办人刘安婷、图文作家霸轩、一件衬衫创办人黄山料和翊起运动创办人徐裴翊来Dcard分享当他们在22到30岁、处于青涩与成熟之间的「半熟大人」时的心路历程。其中,唐凤分享自己曾睡在陌生人的沙发两年,文章也在Dcard上引发热议。▲「当我是一个环游世界的半熟大人」— 唐凤。(图/Dcard提供)唐凤在文章中写道,喜欢政委这个工作,是因为能够参与全世界关心共同议题的社群。「以前在苹果等企业当顾问时,关心的常常是公司推出来的产品、服务或者是客户,但是那些不买苹果设备、不用 Siri 的,跟我的关系就比较小」。「在公部门的好处,是任何人都跟我有关系,尤其在推行一些公共政策时,其实不是用传统顾客的角度,而是任何公民只要有反映,我们就必须要回答相关的询问」。「过去三年,我也协助外交同仁推动革新外界对台湾的印象。国际上的朋友,年纪长一点的想像,可能还是威权的政体,或是立法院会打架。但事实上我们的立法院这几年也因为佔领运动,变得更开放透明。一直有新的事情发生」。例如「#TaiwanCanHelp」「#TaiwanIsHelping」,「更新全世界朋友对台湾的新印象,也是我的工作之一」。▲唐凤分享自己曾睡在陌生人的沙发两年,文章也在Dcard上引发热议。(图/Dcard提供)唐凤说,这次参加Dcard的半熟大人交朋友企划,分享一些半生不熟时代的故事,可能是一个大家比较不认识的唐凤。「我曾睡在2、30个人的沙发上,横跨 20多个国家,持续2年多」唐凤说,在20几岁的时候,有一阵子因为有开公司,也有接一些顾问工作,所以认识了一个叫Larry Wall的人,他是程式语言Perl的发明人。当时他正在做 Perl 的下一代,这件事其实非常困难,就有点像是要在现有的英美法系、欧陆法系以外自己成立一个新的法律体系这么难。社群当时做了两、三年没做出什么成绩,「我就想说或许可以来试试,于是就自愿参与」。唐凤说,第一站到了奥地利,待了一段时间后,直接写 email 去其他完全不认识的研究者家里,说:「我是来自于台湾的研究者,现在人在奥地利,因为这边离你家最近,所以想问你家是不是可以让我住一个礼拜」。最后其实都不止住一个礼拜。「因为当时相关领域的专家有 2、300 个人,分布在 20 多个国家,我当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到了 20 多个不同的城市去办黑客松,把这个语言实作出来。这些人我可能都素未谋面,顶多只是交换过一、两篇论文的网友,我却只买了单向的机票,去那边之后自己找一条路,跑去这些网友的家里住,一住就是一、两个月」。▲唐凤分享自己曾睡在陌生人的沙发两年。(图/Dcard提供)唐凤提到,这种沙发冲浪的行为,一般来说一次大概只会在1、2个国家,「但我一口气就同时在20几个城市进行沙发冲浪,在之前完全没有做过这件事,也没有做过调查跟准备。我那时候就是在一个人家的沙发住一、两个月,住到他受不了,他就会帮我写推荐信,让另外一个人收留我,甚至还会提供给我火车票」。「但我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,除了一起设计新的语言,我也会协助他们自己手上在做的案子,所以我还是有提供给他们价值的」唐凤直言,对他来说,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对和陌生人的观点,过去我们都会被教育说不要上陌生人的车,但现在我们自助旅游都在搭陌生人的车、住陌生人的民宿。过去人们强调面对面的关系,没有横向的兴趣作为社群的串接,「在网际网路时代,陌生人因为兴趣、供需而彼此结合,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而我比较幸运的是在 15 年前就体会到了」。「我去沙发冲浪时我的父母其实也会担心,因为这件事跟他们过去经历过的非常不同,因此会有担心也是很正常的。我也没有特别解释什么,因为我那时也已经是20几岁的大人了,我每天也都会在部落格上写日记,让大家知道我每天做了什么事情」。▲唐凤说,喜欢政委这个工作,是因为能够参与全世界关心共同议题的社群。(图/Dcard提供)唐凤透露,他认为自己小时候就不是一个太好带的小孩。「在我小时候遭遇霸凌时,我就开始看一些心理学、教育学、儿童发展学的书,目的就是为了搞懂这些小孩在想什么。其实,如果把你在20岁时放进8岁小孩的身体里,你也会遇到相同的问题,那就是社会化程度的落差」。「也是因为这样的关系,当时父母对我提出什么规定,我都会用他们教给我的东西去做检证,了解适用的范围。我认为很少有真的放置四海皆准的东西,不管长辈告诉我要怎么做,我都会问他前提条件、定义域是什么?后来我学到,只有少数的东西定义域是普世的,所谓的社会常规,换到地球的另一面,有些就不适用了」。唐凤说,「记得很小的时候,有次阿嬷跟我说水一定要煮沸才可以喝,我就喝了一个月的自来水,发现其实并不会怎样。长辈的经验跟知识有其时代背景,在阿嬷的那个年代,自来水是真的不能生饮,因为杀菌不足,或是没有足够的管线铺设」。所以他质疑所谓的定义域,并不是长辈说错了,而是说的事情可能到某一年就不适用了。「批判思考」只是提出支持性的质问:假设这是对的,它在甚么条件下才是对的?唐凤说,希望跟现在的毕业生分享一段诗词,“Ring the bells that still can ring. Forget your perfect offering.”,中文他翻成「钟能敲响就敲响,十全樽俎莫指望。万事万物都有缺口,缺口就是光的入口。」如果一直想要等到完美的机会到眼前,很可能会等不到。所谓的完美、适合,很多时候都是跟机会彼此相处得来的结果,在这之中也要调适自己。「如果有一个半熟的机会可以把握,也愿意调整的话,学到的正是终身学习的能力,在不完美的机会中继续学习,才是真正可以成为缺口的那道光」。▲唐凤说,所谓的完美、适合,很多时候都是跟机会彼此相处得来的结果,在这之中也要调适自己。(图/Dcard提供)  




车祸现场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